【昆明環保】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迎政策利好
作者:tangyaqiong    發布於:2019-09-04 19:56:45    文字:【】【】【
【環保設備】 【在線監測】【Z6尊龙公司】

7月1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生態環境部辦公廳印發《關於深入推進園區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通知》。通知的出台,對第三方治理行業有著積極的推動作用,有利於行業進一步規範發展,預計我國第三輪工業環保市場有望開啟。政策垂青下,之前“不溫不火”的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市場也將火熱升溫,開始駛入“黃金賽道”。

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是大勢所趨

隨著環境治理需求的不斷增加,傳統的“誰汙染誰治理”模式暴露出了“治理效果不理想”、“治理成本壓力增加”等一係列弊病,市場亟需探索新的模式來應對環保壓力。由此,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應運而生。

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是排汙者通過繳納或按合同約定支付費用,委托環境服務公司進行汙染治理,由政府監督部門對汙染治理結果進行監督的新模式,“誰汙染誰治理”轉變為“誰汙染誰付費”,實現了汙染排放者與汙染治理者相分離。在這個過程中,專業的第三方企業介入治汙,汙染治理義務由其承擔,但環境服務公司與排汙企業共同承擔環境治理風險,實現了汙染排放者與汙染治理者相分離,有利於吸引和擴大社會資本投入環保領域,彌補政府環保投入的不足,有利於促進環保服務業發展,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與此同時,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也大大提高了環境治理效率。

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法製化進程

目前,中國多地已出台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相關政策和意見,致力於破除治汙難題。

國家層麵

2012年5月17日公布的《關於加強化工園區環境保護工作的意見(環發[2012]54號)》中第一條第(十)條“鼓勵建立第三方運營管理機製。”

2013 年 11 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麵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首次從國家環境政策層麵提出了“建立吸引社會資本投入生態環境保護的市場化機製,推行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理念。

2014年12月27日,國務院辦公廳以國辦發〔2014〕69號印發《關於推行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見》,從機製創新和政策支持等方麵明確了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基本框架。明確提出了到2020年,第三方治理在工業園區等重點領域的市場份額要取得大幅度提高、對符合條件的第三方治理項目給與中央資金支持等一係列推動政策。

2015年1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環境保護部、國家能源局聯合發布關於在燃煤電廠推行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指導意見。意見指出,燃煤電廠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目標是,到2020年服務範圍進一步擴大,將由現有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治理領域全麵擴大至廢氣、廢水、固廢等環境汙染治理領域。社會資本更加活躍,資本規模也將進一步擴大。

2016 年 5 月,國家發改委向社會公布《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合同(示範文本)》,旨在為越來越多的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項目提供規範的合同文本參考。

2017年8月,環境保護部發布《關於推進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實施意見》,要求以環境汙染治理“市場化、專業化、產業化”為導向,推動建立排汙者付費、第三方治理與排汙許可證製度有機結合的汙染治理新機製,探索實施限期第三方治理,支持第三方治理單位參與排汙權交易。

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的《水汙染防治法》第85條規定:“逾期不采取治理措施的,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可以指定有治理能力的單位代為治理,所需費用由違法者承擔”。

2018年8月30日,生態環境部環境保護對外合作中心環保技術國際交流合作部發布了《關於印送工業園區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典型案例(第一批)的函》,其中推薦了6個案例為工業園區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典型案例(第一批),包括如東沿海經濟開發區環保顧問式服務平台、衡水工業新區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試點、青海省西寧經濟技術開發區有毒有害氣體預警體係建設項目、上海化學工業區聯合異氰酸酯項目的危險廢物管理服務、上海化學工業區汙水廠汙水處理、新沂市經濟開發區化工廢水第三方治理PPP項目6個案例。

2019年4月13日,財政部、發改委及生態環境部發布《關於從事汙染防治的第三方企業所得稅政策問題的公告》,提出對符合條件的從事汙染防治的第三方企業減按15%的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從稅收及資金政策方麵對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予以鼓勵。

2019年7月1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生態環境部辦公廳印發《關於深入推進園區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通知》,工業環保第三方治理提速。明確將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江經濟帶、粵港澳大灣區範圍內的園區推行第三方治理,其中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重點在鋼鐵、冶金、建材、電鍍等園區開展第三方治理,長江經濟帶重點在化工、印染等園區開展第三方治理,粵港澳大灣區重點在電鍍、印染等園區開展第三方治理。同時,《通知》也在稅收及資金政策支持方麵進行了說明,對符合條件的從事汙染防治的第三方企業按15%的稅率征收資企業所得稅,對符合條件的園區和第三方治理企業給予中央預算內投資支持。

地方層麵

近年來,北京、上海、河北、黑龍江等多地出台了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實施方案,並在實際探索中取得了初步成效。


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現實困境

我國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處在初期快速發展階段,並以其較高的汙染治理效率和較低的汙染治理成本,為滿足各地汙染治理需求帶來了新的解決方案。在相關政策帶動下,全國各地在脫硫脫硝、廢水治理、工業固廢處理、垃圾處理、環境修複等領域出現了一批第三方治理典型案例。多數地區聚焦水務、固廢處理等城市環境公用設施、工業企業、工業園區和環境修複領域。水務和垃圾焚燒等公用設施領域較早采用第三方治理的模式,多采用BOT等模式。隨著PPP模式的興起,環境修複領域第三方治理以及環境績效付費模式越來越受到青睞。在工業領域,電廠除塵脫硫脫硝、工業園區汙水處理、大氣監測、固廢處理以及單個企業

第三方治理也發展較快。目前,農村汙水處理領域第三方治理的模式也在進行積極探索和實踐。

推行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有重要意義,但也存在政府、排汙企業和環境服務企業權責不清、第三方治理市場體係不完備、環保部門監管不到位、融資渠道不暢及評價標準缺失等一些亟需解決的難題。

政府、排汙企業和環境服務企業權責不清

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模式的產生和出現本是希望通過專業化、市場化、集約化方式來緩解環境汙染和生態破壞,一旦出現二次環境汙染將有違該製度創設目的與初衷。傳統的治理模式中排汙企業自行承擔汙染治理責任,所以風險也自擔,不會出現法律方麵的風險。根據新《環保法》,排汙單位應對汙染環境造成的損害承擔責任,第三方治理單位應承擔連帶責任。但在實踐中如何具體界定責任,相關法律法規缺乏進一步的具體規定。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模式中,具體的實施方為第三方服務企業,其在治理中難免會對排汙企業產生生產方麵的影響,排汙單位和第三方治理單位責任界定不清,易導致忽視責任義務、出現問題推諉扯皮甚至相互勾結的現象,這就需要做好委托關係與責任的劃分。

第三方治理市場體係不完備

服務市場競爭機製不完善是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目前亟待解決的問題。從客觀上來看,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屬於市場行為,所以依賴於市場競爭機製的調整,但是其本身又會受到國家政策、地區政府的管製、約束,所以無法形成完全意義上的市場化競爭,所以導致許多有治理能力與業務水平的企業無法接到相應的汙染處理任務,反而一些有政府背景卻汙染治理能力不足的企業獲得了大量的處理機會,嚴重阻礙了市場化的發展。實現環境第三方治理需要具有契約精神、市場經濟的環境以及法治意識。目前實踐中,政府和企業在履行合同中不履約、毀約現象屢見不鮮,在項目招標中暗箱操作、低價中標,民資企業參與難度大,服務質量差等問題較為突出。

環保部門監管不到位

在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行業的發展過程中,政府既是引導者,同時也是監管者,所以必須肩負起監管者的責任。但是,由於專業素質水平不高、區域保護風盛行等因素,導致在實際監管中沒有得到理想的效果。除此之外,由於行業的技術標準、收費標準不完善,監管工作的實際效果難以得到保障。環保部門監管不到位。這是導致第三方治理發展不力的關鍵性原因,也是根本性原因。環保本身屬於政策市場,更看重於工業企業被政府監管的力度。政府不缺位,才可能出現第三方治理的基本‘土壤’。

融資渠道不暢

由於缺乏科學合理的融資評價標準、風險防範機製及付費機製,第三方治汙項目的融資麵臨困境,不能保證財政資金的合理有效使用,項目收益無法得到保障,阻礙了第三方治汙企業的規模化、健康化發展。

評價標準缺失

對於環境服務環境的細化、效果評估、責任界定等規則仍較為缺乏,缺乏汙染治理減排量測量與驗證相關技術標準,治汙改造項目的成效難以客觀衡量。,製度和規則的缺失一定程度上製約了第三方治理模式的實施。

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現實困境的破局之道

培育良好的市場環境

做好準入管理工作,針對目前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準入門檻較低的現狀進行行業整治,避免魚龍混雜的情況發生,可以通過立法設計等方式來對準入條件進行管理,確保各方麵資格審查工作能夠順利完成。

推動法治化與市場化手段相結合,完善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的價格形成機製,倒逼企業提高環保意識,從生產源頭減少汙染排放。

環境汙染第三方治理要堅持政策激勵和製約機製並重,加強配套政策的支持和引導。對此,鼓勵綠色金融創新,鼓勵地方設立綠色發展基金,積極引入社會資本,為第三方治理項目提供融資支持。探索引入第三方支付機製,依環境績效付費,保障排汙單位和第三方治理單位權益。依法依規在環境高風險領域探索建立環境汙染強製責任保險製度。鼓勵保險機構發揮在環境風險防範方麵的積極作用,對企業開展“環保體檢”,為加強環境風險監督提供支持。

建立完善的監管體係

全麵的落實環境保護法律法規的有關要求,進一步加大環境監管執法力度,對重大的典型的案件要加大媒體的曝光力度,探索出台第三方治理企業監管的配套政策。加快推進第三方信息公開的相關政策,項目的經驗,並且構建信息平台,鼓勵第三方單位主動的在這些平台上公開相關的信息,接受社會的監督。

發揮政府和企業的雙重作用,建立與實際情況和需要緊密結合的製度,避免生搬硬套,明確政府和市場、企業各自的定位和職責。按照最低管理成本原則界定各自職責,政府負責製訂規則和監管規則的實施。

明確環境服務合同責任劃分

界定排汙企業與治汙企業的責任邊界,健全環境汙染治理績效評價和目標管理機製, 加大對企業違法排汙和不法治汙的監控和查處力度, 將其違約行為納入企業信用管理體係。明確環境服務公司的基本行政職責,結合我國環保部門頒布的法律與具體 要求來看,環境服務公司需要明確行政職責,加強排汙企業的責 任劃分,通過政府參與等多種方式來實施具體的監管工作。對偷排偷放、不正常使用防治汙染設施、偽造或篡改環境監測數據等惡意違法行為,依法嚴厲處罰,對負有連帶責任的環境服務第三方治理單位,應依法追責。

第三方企業如何突出重圍?

第三輪工業環保市場開啟後,環境汙染第三方這塊蛋糕著實不小,第三方治理企業該如何突圍以成為“桌上客”成為關鍵問題。

曾有多家環保企業由衷感慨感慨“直到現在,市場中做第三方環境汙染治理的企業仍然少之又少,這個行業始終難上軌道。”

相比於預期中的藍圖,時至今日第三方治理市場依然沒有完全打開。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工業汙染治理設施的社會化運營比例仍相對較低,據國內權威機構分析判斷不足10%,同一時期內城鎮汙水處理設施的社會化運營比例已超過55.28%。而第三方治理企業要成為一個合格的“環保管家”,僅提供項目汙染治理服務還遠遠不夠。隨著近年環保督查不斷深入和整治工作深層次推進,小散亂汙企業被關停清理,汙染企業集中度不斷提高,尤其是工業園區。業界預測,時至汙染防治攻堅戰的考核節點,加之一係列頂層設計大力扶持,類似園區工業汙染的環保第三方治理將會迎來新一輪發展契機。這其中,兼具技術內核與綜合管理素質的環保企業將更有掘金優勢。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昆明環保公司  昆明環評公司  Z6尊龙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