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6尊龙】地下水汙染問題需要引起重視
作者:tangyaqiong    發布於:2019-08-27 21:52:11    文字:【】【】【

環保工程
水、大氣、土壤,是中國環境問題三個老大難。而中國地下水的汙染,卻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

 地下的事,說不清也不關心

去年初,濰坊企業地下排汙的傳聞曾讓地下水問題榮登兩會話題榜。但此前,人們很少想到地下水,國家對水環境的治理也都側重地表水。

事實上,地下水占我國總供水量的20%,尤其是我國北方主要水源。北方地區大概65%的生活用水、50%的工業用水和33%的農業灌溉用水都來源於地下水。在華北地區,這個比例則達到75%。

三十年來的超采和汙染,讓大部分城市地下水水質下降。2013年形成的《華北平原地下水調查評價》顯示,華北平原一半的地下水都已受較重汙染,汙染物包括無機鹽、有機難降解物以及重金屬;可以直接飲用的一類水隻占22%。

地下水汙染形勢嚴峻,且主要來自被環保部門忽視的農村,形勢不等人。

地下水麵臨危機,但另一方麵卻是,我們對地下水的了解卻並不太多。盡管《全國地下水汙染防治規劃》已經於2011年發布,但它有點特殊,因為直到2011年,我國對地下水水質的數據還是零星和局部的,《規劃》的指導思想是“邊調查邊防治”。

和地下水有關的,還有質量標準。我國這份地下水質量標準,居然出台於1993年,20年未作修改。由於當時的地下水汙染情況都比較簡單,標準也主要涉及有機物,如六六六、滴滴涕等,但現在地下水的汙染物主要是無機物,標準根本跟不上水質變化的速度。【昆明環保

 部門隔離,沒有誰負起總責

認識上有盲區,法律也對地下水不夠“青睞”。九三學社中央在今年兩會的一份提案中,再次強調了這一點。在目前的《水法》《水汙染防治法》中,涉及地下水的隻有寥寥數條,僅限於禁止人工回灌、分層開采以及禁止排放含有毒汙染物和含病原體的汙水等,而且也沒有界定到底什麽是“含有毒汙染物的廢水”。執法手段上,也多止於簡單的罰款,數額限定為“2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可以說是“象征性”的。

《全國地下水汙染防治規劃》是我國第一部有關地下水的調查和防治規劃,2011年出台,著眼2020年達到效果。但如今,哪個部門來治?仍然需要拎拎清。

“這個國土部可能負責得多一些。”來自環保部門的潘碧靈回答記者。

而九三學社此次則提案說,地下水環境監管應由環保部門負主要責任——“應該建立環保部門為主導地下水汙染防治體係,明確各個部門的執法權限和監管職能,建立跨部門的聯動機製。”

在地下水汙染的防治上,這種“各家都管,各家都不好管,都管不好”的現象十分突出。

地下水的管理涉及國土部、水利部、環保部三個部門,國土側重地質災害防治,水利重點關注水文水量,環保則注重水質以及監管汙染源。九三學社中央的提案就指出:“職能交叉,界限模糊,管理上形成真空帶。”

地下水監測體係也不完整,監測網絡不統一。全國水利部門控製區域地下水動態的基本監測站中,隻有10%會兼顧到水質。這三個部門的地下水監測點位、數量、標準和控製範圍也都不統一。【在線監測設備

《全國地下水汙染防治規劃》一編就是8年,就是這種部門協調困難的真實體現,環保部汙防司的石效卷處長就把漫長的8年時間稱為是一個“反複說服,統一思想的過程”。

更有內部人士指出,地下水防治之所以到現在一沒全麵數據,二沒專門法律,三也沒有布好監測井,完全就是這種部門隔離的惡果。據介紹,《全國地下水汙染防治規劃》中,就將2015年作為拿到全國性數據的時限,並計劃2020年前建立並完善地下水的監測體係。

《全國汙染防治規劃》的目標,是要在2015年,取得國內地下水汙染的基本數據,到2020年時,無論如何,有了治理規劃比處於無序狀態要好,但張基堯在發言中說的有些令人失望:“雖然《全國地下水汙染防治規劃》和《華北平原地下水汙染防治工作方案》已獲國務院批準,但並未明確資金渠道,落實難度非常大。”

施中岩說:“想要做好水環境保護,不突破‘環保不下水,水利不上岸’這種局麵,就很難有實質進展。”在他看來,無論從哪個方麵入手,都需要先理清多個部門的“管理關係”。

 版權所有 Copyright(C)    昆明環保公司  昆明環評公司  Z6尊龙公司